• 目录
  • 加入收藏

241.第五十六章 沧海桑田(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光涌动的刑天之阵中心,一个少女的身影缓缓浮现,此刻她紧闭着双眼,褪去了一身凌厉的傲气,神色柔和,面目温润,那即便是闭着眼,依旧轻轻扬起的眉角透出无端的英气,正是墨璟肆的模样。

  重塑的墨璟肆体内能量剧烈波动着,越来越恐怖的灵力波动扩散开来,令得所有注意着她的人心中都有些骇然,因为那种恐怖的灵力波动,已然达到了神字之境。这一次自爆,有了萧君若出手,倒是给了她一场惊天的造化。

  轩辕晨在墨璟肆的身形再次出现的瞬间便被泪水模糊了双眼,那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将她笼罩的同时,担心眼前一切都是幻觉的患得患失也一并将她吞没,一时间,她喉咙哽咽,唯有毫不保留地将灵力灌入刑天之阵。

  天地间所有的事情都不再重要,她唯一想要的,就是那个人能重新回到她身边。墨璟伍的目光也一眨不眨地盯着阵中,紧抿的唇角微微瘪起,十多年了,没想到姐姐还是那么淘气,动不动就开这么可怕的玩笑。

  站在阵首的萧君若看向墨璟肆的目光也有些复杂,既有欣慰,也有感慨,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时间一点一点朝后推移,墨璟肆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凝实,在如此庞大的灵力灌输下,那双紧闭的眼睑终于颤抖了一下,而后缓缓睁开。

  墨璟肆漆黑的瞳孔中映照出萧君若的模样,她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

  先祖?她曾在逍遥仙居那间丹房里见过逍遥王的画像,而眼前的这个披着黑发,一身戎甲的女子与那画上的人是如此相像。尽管她看起来与墨轩羽几乎一个模样,但墨璟肆还是第一时间感觉出来,这不是她的爹爹,而是先祖黎逍遥。

  果然是死了啊,她竟然都见到先祖了。

  想到这里,墨璟肆陡然难过起来,她违背了与轩辕晨之间的承诺,在自爆前一瞬间,轩辕晨满脸泪光的模样印刻在她心里,将她的心撕扯地阵阵疼痛。她抿了抿唇,抬眼看着那个正直视着自己的银甲女子,随后恭敬地朝她行礼:

  “晚辈墨璟肆见过先祖。”

  天地间骤然一片寂静,所有期待着墨璟肆醒来的人个个目瞪口呆,甚至轩辕晨都惊得一时间忘记了喜悦忘记了流泪。在轩辕晨身侧的墨璟伍同样呆滞下来,旋即她的目光猛然投向萧君若,那眼中的惊骇迅速放大,最后猛地惊呼出声:

  “先祖?!”

  墨璟肆见过黎逍遥的画像,她自然也见过,只是黎逍遥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年,所以萧君若出现的时候她虽然眼熟,也只觉得这女子是与墨轩羽长得相像的缘故,并未作他想,直到墨璟肆那一声先祖叫出来,她才幡然想起,萧君若那番装扮,不就是她们的先祖黎逍遥吗?!

  墨璟伍这声惊呼不只是叫愣了在场之人,连带着墨璟肆也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旋即墨璟肆浑身一颤,猛然睁大双眼,惊怒道:

  “小伍儿你竟然也死了?”

  说出这句话之后她突然感觉不对,墨璟伍没有回答她,只愣愣地盯着萧君若。墨璟肆目光四下一看,这环境……呆滞的竹音,呆滞的灵瞳,呆滞的舞霓裳,还有呆滞的轩辕晨,所有人都陷入一片呆滞,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还身处西部禁地之中,她似乎没死?

  如果没死的话,那眼前这人……?

  墨璟肆满脑子疑惑,感觉自己有点发懵,她似乎搞不清状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究竟是谁?”

  墨璟肆疑惑的声音响起,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落到了萧君若身上,远远望着这一幕的竹音只觉得身躯摇摇欲坠,眼前有些晕眩,她也被这骤然发生的事情惊得有些回不过神。直觉告诉她似乎有一个惊天的真相正在缓缓揭开,她强行稳了稳心神,迫使自己直视着萧君若,等着她的回答。

  呼……

  萧君若缓缓吐出一口气,那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的目光从墨璟肆墨璟伍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竹音身上,那双深邃的眼眸似乎在此刻波动起来,拥有通天手段的一个人,在此时却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一缕茫然爬上她的脸颊,令得她脸上的自信有些许崩塌的迹象。

  “我是黎逍遥,也是萧君若。”

  墨璟肆被这个答案惊得目瞪口呆,她从小便颇为尊崇的先祖竟然就是师父爱得死去活来的人?骤然到来的真相令得她面颊有些抽搐,墨璟肆下意识地看了竹音一眼,却见后者面庞十分平静,但墨璟肆似乎能感受到那分幽潭一般的平静下面蕴含着怎样滔天的暴怒。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竹音与萧君若之间的感情,她突然感觉插不上手了,萧君若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她不得而知,仅仅从萧君若刚才看向竹音的眼神,她便明白有些事,不管如何手眼通天,却还是身不由己。

  毕竟,她已经成了自己的先祖,而竹音,却还是孤身一人。墨璟肆顿时感觉非常头大,看来萧君若也是个风流人物啊。

  墨璟肆在萧君若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朝她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看着那个已经被众人遗忘许久的异族之皇,那本该是凶猛霸气,颠倒乾坤的异族之皇此刻却是满面惶恐地盯着那个缓步向他走过来的人影。墨璟肆目光冷漠,双眼中带着蓬勃的杀气,道:

  “千年前你欠下的债,现在该还了。”

  恐怖的气息自墨璟肆体内浮现,那是真正达到神字之境才有的气息波动,萧君若虽然厉害,却只是半神之体,要想抹杀异族之皇,还欠些火候,若是在千年前,她自然也有这样的能力,但是经过那场大战之后,萧君若被彻底重创,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重回那个境界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苦心孤诣,宁愿忍受位面穿梭带来的种种恶果,也要寻到新的刑天之子,并将其送上神字之境。

  墨璟肆走到异族之皇面前,异族之皇在此刻也知道大势已去,但他却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努力千年却依旧无法逃脱刑天之子之手,这让他心中几欲发狂!他突然撑着重伤的身体站起来,身形一纵就要冲进中原之地,墨璟肆双眼冷漠,单手一抬,一面无形的屏障便挡在异族之皇面前:

  “现在的你,是逃不掉的。”

  她说完,手掌猛地向下一按,虚空都似乎在这瞬间塌陷下来,异族之皇尖利的咆哮声响起,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挣扎,依然无法摆脱空间束缚,最终只能无力地湮灭在那空间之力的绞杀中。异族之皇一灭,整个天地的魔气都在这个时候燃烧起来,几个呼吸的时间,氤氲的魔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气消散,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所有人脸上都露出狂喜,兴奋的呼喊响彻穹宇,那些皇字之境高手,一个个击掌欢呼,所有人心中都透着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

  做完这一切,墨璟肆才收手,然后缓步走到轩辕晨面前,目光中透着歉疚,深深地看着她。

  直到此时,轩辕晨终于回过神来,她猛然扑向墨璟肆,眼泪哗哗地流,墨璟肆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好一顿安慰,眼见着似乎有点起色,却见轩辕晨突然翻脸,哭够了,冷哼一声,就转过脸去,不再理她。

  墨璟肆顿时麻了爪子,但是这一次,不管她怎么哄,轩辕晨都不再给她好脸色。

  另一边,萧君若终于站在了竹音面前,漆黑的眸子中倒映着竹音平静无波的脸色,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采取别的动作,似乎就这样站着,她都能站够一辈子。竹音的脸色始终冷漠,这样僵持许久,最终还是她先忍耐不住,抬头看了面前的人一眼,目光中涌动着极为复杂的感情,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萧君若没有出现的时候,她是那么想要见到她,却在她出现之后,得知了这么一个对她而言堪称晴天霹雳的消息。

  “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竹音直视着萧君若的眼睛,那双黑瞳还和多年前一样。

  萧君若没有说话,只是她整个人在这一瞬看起来似乎沧桑了很多,她抿了抿唇,似乎在考虑如何措辞,唯有在竹音面前,她才发现,自己的自信和狂傲变得不堪一击,她的所有勇气在竹音复杂的目光中,碎成渣,湮没成粉,一切言行都变得小心翼翼。

  “你听到了,那两个小家伙叫我先祖……”

  竹音目光闪烁了一下,心中有些怨怒,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她最介意的就是这件事,没想到她居然一开口就是这个!然而萧君若似乎没有猜到她心中所想,只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在异位面已经过了四百七十一年。”

  沧桑的声音毫无波动,似乎只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听得人却浑身一颤,竹音红唇微张,仅仅是这个数字,便令得她所有怨怒和愤懑化为乌有,她在这里等了她二十年,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萧君若却在外面漂泊了近五百年。

  这是一个如何恐怖的数字,如果不是萧君若拥有神字之境的肉身,与天同寿的漫长生命,她将等不到回来,就会化作一抔黄土,消散在天地之间。

  “我是千年前的刑天之子,因为与异族相战,灵识重创,我醒来之时已经是千年后的世界,我努力修炼,想将实力恢复巅峰,因为我知道,异族之皇还活着,他若不死,无极大陆上永无安宁之日。我这一次苏醒,遇见了你。我曾以为我活着是为了杀死异族之皇,守卫无极大陆,但其实并非如此。”

  “我之所以努力活着,是为了在异族肆虐的世界保护你,这份责任太过沉重,所以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只想你保持最初的笑容,你应该是个充满快乐的女孩儿。”

  “但我似乎失败了呢。”萧君若露出自嘲的笑容,她的目光投向不远处,墨璟肆的身影上,继续道,“我曾在一次穿越位面裂缝的时候受了伤,失去了一部分记忆,那段时间,我待在一个叫做允黎的大陆上,结识了一个叫独孤惋溪的女子,与她有过一段感情,在她去世后百年,我才因为一些因缘将受损的记忆修复,但是那个时候,我的后辈墨氏一族的存在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而我也无法否认已经发生的事,所以我即便知道了一切,仍旧不敢回来见你。”

  “谁成想一切都是那么巧,我的后辈最后竟成了新的刑天之子,而她又遇见了无法解决的危机,我最终还是不得不出现。”

  “所以如果这一次墨璟肆没有遇见性命之危,你是不会出现的?”

  竹音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萧君若,那言辞间夹杂着浓烈的火药味,萧君若英气的眉毛微微一撇,无奈地点了点头:

  “嗯。”

  “你!”

  没想到萧君若竟然就这么老实的点了头,竹音一时间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只是那双素来清冷澄澈的双眼却在此时迅速变得通红,她恨恨地瞪着萧君若:

  “所以你就愧疚着不敢见我?你知不知道你最应该内疚的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在我身边?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快点回来赎罪!你怎么那么讨厌!那么自以为是!害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去难过!”

  言罢,竹音还觉得不解气,她愤怒地欺身而上,在萧君若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旋即猛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开,只是在转身的瞬间,谁也没看见她那因为情绪激动而悄然泛红的脸颊。

  萧君若目瞪口呆地看着竹音逐渐远去的背影,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刺痛,她伸手抹了一把,隐隐能见些许血迹。见状,她非但没恼,一股狂喜之情骤然卷过她的心海,让她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眼见竹音越走越远,她突然回神,忙快步跟了上去。

  “你跟来做什么?”

  “我想跟着你。”

  “我讨厌你。”

  “我喜欢你就好了。”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