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加入收藏

54.祸乱宫闱10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购买比例<系统设置, 故显示防盗章, 请等待72H, 谢谢。  珞珈承认, 刚在这个世界醒来的那天晚上, 她的确被林恕伺候得很舒服,刚才那番激吻也稍微撩起了她的兴致,但她实在没有当着别人的面亲热的习惯, 更何况, 这个“别人”还是谢枕戈——这个漫画世界的男主角,她的任务对象之一。

  第一印象很重要, 她可不能让谢枕戈以为她是随处发骚的狐狸精, 她有必要树立起冰清玉洁小仙女的形象,她觉得谢枕戈好这口。

  “啪!”

  珞珈毫不犹豫地扇了林恕一个耳光。

  她很有经验,知道怎么把耳光打得响亮却不疼。

  被打的男配和看戏的男主瞬间都懵逼了。

  珞珈趁机用力推开林恕,跳下办公桌,径直逃离作案现场。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扇巴掌的林恕正处于震惊、愤怒、难以置信的石化状态, 珞珈推他那一下又很用力,林恕重心不稳, 趔趄着后退几步之后,撞在了办公室中央的沙发靠背上。他身高腿长,在后冲力的作用下,他一个后仰, 猛地翻过去, 倒栽进柔软的沙发里。

  “落荒而逃”的珞珈并没有目睹这荒诞又滑稽的一幕, 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林恕的办公室。

  当林恕狼狈地从沙发里爬起来的时候,珞珈早没影儿了,只剩一个谢枕戈,站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笑得前仰后合。

  “操他妈!你笑屁啊!”林恕气得大脑缺氧,整张脸都绿了,随手捞过一个靠垫,泄愤地朝谢枕戈砸过去,“老子非掐死她不可!”

  林恕站起来,捋了下头发,怒问:“人呢?!”

  谢枕戈笑着耸耸肩:“跑了。”

  珞珈回到排练室的时候,舞蹈老师已经在等她了。

  老师说:“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珞珈弯腰捡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林恕,她直接关机了。

  她刚才扇了林恕一巴掌,林恕现在大概恨不得弄死她,不过也可能会觉得她“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真的好不一样”。

  珞珈抿唇一笑:“老师,我们可以开始了。”

  练了一上午的舞,老师对珞珈称赞有加,还直言一开始对她没抱什么期待,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竟是个王者。

  珞珈自认离“王者”还差得远,必须多练才行,接下来这半个月丝毫不能懈怠。

  她一直相信,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学到,学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不管是以后的穿越还是回到现实世界,总归会有用处。

  “老师,我请你吃午饭。”珞珈说。

  老师刚回了声“好”,排练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珞珈吓了一跳,扭头就看见一脸凶神恶煞的林恕出现在门口,明显是来寻衅滋事的。

  珞珈:“……”

  这场气生得可真够久的。

  “老师,你先去吧,”珞珈笑着说,“我等会儿过去找你。”

  老师点点头,赶紧走了。

  林恕进来,反手甩上门,又是一声巨响。

  珞珈朝他走过去。

  林恕刚说了个饱含怒气的“你”字,就被珞珈用唇封住了嘴。

  男人想让女人闭嘴的时候通常都会用这一招,而女人想让男人闭嘴时这一招同样很灵。

  林恕很高,珞珈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紧贴在他怀里,温柔地吻他。

  林恕没有推开她,但也没有回应她。

  他睁着一双寒潭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珞珈。

  珞珈被他看得亲不下去,只得停下来,笑着说:“我是不是第一个打你的女人?”

  林恕冷着脸盯着她不说话。

  珞珈继续笑着说:“按照一般套路,这个时候你应该爱上我了。”

  林恕怒极反笑:“你把老子当智障吗?”

  珞珈眉眼弯弯:“我把你当男神好不好?”

  林恕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搞得没脾气,可就这么轻易原谅她又显得很没面子,于是恶狠狠地把她推到墙上,粗暴地吻她。

  林恕的床技很好,吻技却烂爆了。

  看在他这张帅脸和八块腹肌的份儿上,珞珈忍了。

  当林恕开始啃咬她的脖子时,珞珈终于忍不住了,她用力推开他的脸,笑着说:“不咸吗?我练了一上午的舞出了一身的汗呢。”

  林恕冷哼一声,又开始盯她:“你最近变得很不一样。”

  这个男人的直觉还真敏锐,珞珈心想,不过就算他察觉到她OOC了也无所谓,因为他什么都证明不了。

  “变得讨喜了还是讨厌了?”珞珈顺着问。

  林恕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以前像孔雀,现在像狐狸。”

  奇怪的比喻。

  珞珈听过就算,娇笑着问:“我去吃午饭,林总要一起吗?”

  林恕说:“以后别叫我林总。”

  珞珈眨眨眼睛:“那叫什么?”

  林恕短暂地沉默片刻,淡淡地回答:“叫哥哥吧。”

  珞珈敏锐地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一丝稍纵即逝的异样,她心里清楚这丝异样代表着什么,面上却不露声色,甜甜地叫了一声“恕哥哥”,立即把自己叫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恕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我还有事,晚上再一起吃饭吧。”

  珞珈乖巧点头:“好。”

  林恕低头扫她一眼,刚舒展的眉又蹙起来:“你就不能穿条过膝的裤子?”

  呵,男人。珞珈装没听见:“那我去吃饭了?”

  林恕淡淡地“嗯”了声,珞珈踮起脚尖亲他一下,转身走了。

  林恕跟着离开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他跑这儿来是兴师问罪的,怎么就被这个小丫头片子几句甜言蜜语给糊弄过去了?

  ……操!

  珞珈心情很好地去吃午饭,还打开直播做了会儿吃播,轻松进账十万块,借林恕的那一百万可以还上了。

  下午五点,一天的排练结束。

  珞珈并不怎么累,她给林恕发微信,说要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林恕却回她:去停车场等我。

  珞珈只能听话,乖乖地去了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

  她站在一根柱子旁边等,没等来林恕,却先等来了谢枕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