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加入收藏

第749章 万紫千红闪亮登场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尸骨的脸骨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毛发。

  不仅如此。

  那衣袍下的空空骸骨亦是。

  而这些毛发逐渐分离,成为一只只细小的虫子,挣扎家着要从尸骨里爬出来。

  看到这,商凉玥说:“师父,千万不能让这些东西跑出去!”

  一旦跑出去,就完了!

  商凉玥刚说出这句话,那先繁殖出来的虫子便爬了出来。

  并且飞快往门口爬。

  商凉玥说:“白白,全部弄死!”

  “喵!”

  白白飞快跳过去,一爪子一抓,虫子瞬间偃旗息鼓,摔在地上。

  商凉玥和代茨都不知晓它是如何动作的。

  但两人也未有时间多想,商凉玥拿出小贱,直接用银针把这些跑出来的虫子给扎在了地上。

  而代茨拿起长剑直接对着这些虫子砍。

  这一砍,无数虫子被砍的摔在地上。

  变成两半。

  厢房里的香火味瞬间浓烈。

  全是这些虫子身上漫开的。

  看来,这些虫子是完全由那只母蛊给繁殖的。

  且繁殖能力超强。

  到此刻,商凉玥大概能知晓南伽人的心思了。

  培养出这么一个繁殖能力极强,且杀伤力极强的虫子,这样全岷州的人都得跟着陪葬!

  还真是打得一番好算盘!

  商凉玥手中小贱飞快的动,代茨的长剑亦是。

  白白更快。

  空气中,只能看见一道白影,一晃在这,一晃在那,晃的人眼花缭乱。

  不过,尽管两人一猫这般快的速度,也停止不了这虫子的繁殖。

  似乎,那一副尸骨在,便能生出无数的虫子。

  商凉玥眯眼,眼中划过一道厉光,然后说:“师父,拿火折子来!”

  “是!”

  代茨手上长剑一挥,与此同时,手往怀里掏。

  当她要一剑再挥下去时,火折子已然在她手中,“小姐,如何做?”

  “把火折子……”

  商凉玥话未完,一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

  以致她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

  她看着那出现的东西,表情难得的愣。

  代茨未听见商凉玥的话,便要朝商凉玥看去。

  可她还未看向商凉玥,便被一个东西给吸引了注意。

  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直关在木娄子里的万紫千红……

  此刻,万紫千红爬过来,速度极快。

  它吐着蛇信子,一下一只,一下一只。

  那黑色的毛毛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灭。

  且,一个个畏惧了。

  不断逃窜。

  但白白是什么的?

  敢逃?

  一抓一俩,直接掐死。

  很快,虫子被逼到了那尸骨里。

  而那在不断繁殖生长的虫子亦颤抖起来。

  万紫千红爬上尸骨,直接钻进尸骨的衣袍里。

  很快,商凉玥和代茨看着尸骨由黑变白。

  在商凉玥看来,就如黑漆漆的衣服放进了漂白水里,再拿起来,已然是白色的……

  看到这,商凉玥眼中浮起奇异的光,几乎要闪瞎人的眼。

  当万紫千红从尸骨里爬出来,尸骨已然是白的透明。

  一点黑色都未有。

  而那虫子亦消失的干干净净,无影无踪。

  似乎,之前那混乱的场面只是商凉玥的错觉。

  白白跳到万紫千红面前,瞪它,那眼神似乎在说,怎的现下才出来!

  万紫千红却从白白旁边爬过,沿着来时的路,爬到那立在床尾的木笼子里,然后蛇尾卷过木娄塞子,塞进木娄子口。

  商凉玥,“……”

  代茨,“……”

  这么一出闹的,商凉玥发现了许多问题。

  且,极有趣。

  商凉玥看着那安静立在床尾的木娄子,嘴角勾了起来。

  万紫千红是她捉的。

  具体怎么捉的,很简单。

  就是如捉蛇一般。

  不过就是万紫千红与一般的蛇不同,它跑的快。

  她捉它时费了番力气。

  但好歹也把它捉了。

  而这捉的东西要么杀,要么卖。

  偏偏她一没杀,二没卖。

  而是养着。

  这野的东西要养家可不容易。

  且这万紫千红身含剧毒,她可以说,不是养,而是关着。

  不好听的说,便是囚禁。

  这样的东西,它会感激你?

  不会的。

  就好似人,她不会感激囚禁她的人。

  所以,商凉玥对万紫千红从来都是防着的。

  不如白白,她完全放心。

  可是,她刚刚瞧见了什么?

  万紫千红自己出来了,还消灭了毒虫。

  消灭了毒虫不说,还乖乖的回了木娄子。

  当什么都未发生一般。

  这让她不得不震惊。

  其实,不仅商凉玥震惊,代茨亦是。

  代茨见过万紫千红,但极少见。

  只有小姐取万紫千红毒的时候才会见。

  平日里,她几乎见不到。

  她不好奇,也不觉得有什么。

  一条蛇而已。

  但是,今日这条蛇出现,还消灭了这般多的毒虫,并且一点事都未有,代茨不得不重新看待在自己心里这么一条不足为奇的蛇了。

  白白见商凉玥看着木娄子不动,走过来,蹲在商凉玥脚边,叫,“喵……”

  这一声叫的极为弱,听着明显就是底气不足。

  为自己做错的事儿而底气不足。

  商凉玥眼睛微动,收回视线,看向蹲在自己脚边的小东西。

  它仰头看着她,眼里都是害怕,小心翼翼。

  看见它这模样,商凉玥心软了。

  “看看自己做的事儿,日后还这般吗?”

  白白,“喵……”

  望着她的眼睛好似浮起泪光。

  这模样,让人心疼的紧。

  商凉玥是心疼了,不过,“你这般卖惨也未有用,从今日起,不准再乱跑了!知晓吗?”

  这两日不太平,它乖乖呆在她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白白听见她这话,顿时蹲直身子,眼神坚定的看着商凉玥,“喵!”

  似在说:只要不是被撵走,怎么样都可以!

  商凉玥脸上浮起笑,“去看着那罐子,不准玩。”

  是她让它玩的,所以今日这事不怪它。

  要怪就怪她。

  商凉玥看向地上的尸骨,说:“师父,让人把这尸骨烧了。”

  她可以肯定这尸骨不再有毒。

  不会再有事。

  但为了避免意外,这尸骨烧了最好。

  “是。”

  代茨转身离开。

  不过,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商凉玥叫住她。

  代茨转身,看着商凉玥,“小姐吩咐。”

  商凉玥看着那尸骨的肩上搭着的白毛巾,说。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