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加入收藏

第二十一章协助调查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原来是这样,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因为我们要做笔录,所以麻烦你再回答一次了。好了,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金祐国先生有什么仇家吗?

  没有,据我所知没有。因为老安是个好人。在商场上虽然可能难免有个别敌人,但是仇人老实说真算不上。因为老安从来都不会随便得罪谁的。兰安祥闻言,思考了一下这才回答。

  好的,那今天先这样,改天我们有疑问,可以请你再配合调查吗?派出所的人说道。

  可以的,你们有问题尽管问,我一定积极配合。警察先生,你们一定要找出是谁害了建国啊,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突然失去了兄弟我心里难受啊。

  好的,兰先生请节哀,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谢谢你们,辛苦了。兰安祥含泪说完,走出了派出所。

  出了派出所后,他马上又联系了秘书,确定了金祐国的死亡仪式还没有办之后,又拜托秘书帮忙处理金祐国的身后遗事,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一场朋友,他希望他能走得风光一点,也为他自己的良心带来一点好过了。尽管在金祐国死的时候,他的良心就已经死了,可到底还是一场朋友不是吗?

  之后,处理完金祐国的遗事后,警察局的人又找过他几次,但是因为始终找不到证据,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当然,金祐国之死在A城可不是小事,早在金祐国死的当天,就有新闻已经报道出来,只是当时因为还不确定死的是谁,所以只是模糊的介绍了一下,兰安祥知道一旦让媒体知道死的是金兰集团的董事长,那么一场新的暴风雨将不可避免,所以他出来后,坐在车子里时,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某媒体的台长小王:

  喂,小王,近来可好。

  呀,是兰老板啊?好久不见,最近可好啊?小王正在忙,接起电话时匆忙之中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兰安祥,马上打起精神来应付,因为他知道,兰安祥从不会无缘无故找他的。

  还好还好,托你的福,还不错,你呢?兰安祥继续打着哈哈。

  我也很好。兰老板你有什么事吗?小王开始切入正题,他知道如果他不主动问的话,可能还要继续应酬下去,那他手上的事就忙不过来了,是以直接切入了正题。

  你应该知道金兰集团的老总出了车祸的消息吧?兰安祥见状,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开始了主题。

  知道知道,我正在安排人准备报道这事呢。

  小王啊,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你同意一下好吗?一听小王如此说,兰安祥暗自庆幸还好打电话打得及时,不然再晚一点新闻就要捅出去了,那到时就麻烦了。

  嗯,什么事你直管说,不要客气。小王忽听到这一句话,暗道不好,开始戒备了起来。

  是这样的,金祐国是我的多年的朋友,我想让他安静的走,毕竟他生前就是个低调的人,除了公事从来不参加应酬,所以死后我也希望他能得到应有的安静,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一个忙,不要报道此事,好吗?兰安祥用一种悲痛的声音说。

  这样啊。小王的声音明显带了一点犹豫,因为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大的新闻,却不能播出去,这不是很郁闷吗?

  小王,你就帮我这个忙吧,拜托了。我不想让金祐国死后还不得安宁,希望你能成全我这个和他多年朋友的心愿。兰安祥再接再厉。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听你的了。小王明白,兰安祥不是他得罪得起的人,如果他真要强行播,估计兰安祥会发飙,到时倒霉的就是他了,所以再三思考后,他同意了。

  谢谢谢谢,你帮我的这个忙我会记在心里,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兰安祥起先还怕对方不答应,心里正悬着呢,一听这话,心头大石这才落下地,连声道谢起来。

  您说那里的话,这是我们应该的,那兰老板我先忙了,有事再和我说啊。

  好的,不打扰了,以后有好事我肯定不会忘记你的,你放心,今天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需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兰安祥承诺道。

  好的,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忙了。小王没想到这么一件事,就能让兰老板欠自己一份情,高兴得要跳起来。可是言语中仍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好的,不打扰了。目的达到,兰安祥可以收线了。

  于是,如此这般的,兰安祥又和几个电视台打了招呼,终于把新闻给压了下来,现在,就是等事情风头过后,开始接手金兰集团的大任了。

  对于这点,他倒不是很担心,因为之前的时候他就在这里有一点股份,加上金祐国身后只有一个女儿,他所有的财产按照财产法,全都会给这个女儿继承,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如果要接手金兰集团,那么第一件事就是先收养金舒雅,才能顺手接任金兰集团的管理了。

  可是,之前的事情如果还算好处理的话,收养金舒雅就不是那么顺利了。

  原来,金舒雅自父母出事后,就一直被忠心的保姆带在身边。因为金祐国习惯一年付一次工资,而且是预付型的,所以保姆念在这个小孩孤苦无依的份上,就把她带在身边了。仍是住在安家。

  而金舒雅呢,自从知道父亲去世后,就不再说话了,整天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地面发呆,也不哭不笑,看得保姆担心不己,却没有办法。

  兰安祥去看金舒雅的时候,就看到的是一个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金舒雅。如果不是确定她是活人,一眼看上去还真以为是一个木偶。

  想到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害得这个孩子没了父母的时候,兰安祥的心里充满了内疚,他轻轻的走过去,轻轻的摸着金舒雅的头,这才说道:

  小金舒雅,兰叔叔来看你了。

  兰叔叔。岂知一直很安静的金舒雅一看到他,突然就大哭了起来,还扑到在他的怀里。

  金舒雅乖,不哭不哭,叔叔在这。

  叔叔,我爸爸妈妈呢?小小的金舒雅看着面前这个叔叔,充满期待的问。她不明白,为什么那天中午的时候,她们还和她一起吃饭,并且答应第二天还要带她去玩,可是为什么总也不见他们回来?后来保姆阿姨告诉自己她的父母死了?死了是不会回来了吗?她就要没有父母疼了吗?想到这里,金舒雅越哭越伤心。

  好孩子,不哭不哭,叔叔在这里,叔叔陪着你,不哭不哭啊。看着金舒雅这个样子,兰安祥心里好生难过。

  叔叔,我的爸爸妈妈死了对吗?金舒雅问。

  是的,可是你还有叔叔,叔叔带你回家,好吗?以后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可以吗?兰安祥第一次恨起自己来。就因为他的一己之私,害得她没有了父母,想到这里,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不,我要在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我不走我不走。一听要离开,小小的金舒雅害怕了。

  金舒雅乖,你父母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好久才会回来,他们临走的时候托叔叔照顾你,所以金舒雅要乖乖的听父母的话,跟叔叔回家好吗?看着这个哭泣的孩子,想起自己那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兰安祥的心再次的颤抖了。